蝴蝶飞向何方?

【盾冬】夏日香气(2)

Bucky一直很期待每年的独立日,因为那不仅是美国人民普天同庆的日子,也是Steve的生日。

 

嘿,这当然是个好日子,那可是独立日!!Bucky曾经不无艳羡的对Steve说,每一个美利坚小伙子都应该渴望出生在这一天,永远也不会有人记不住你的生日,而且所有人都会在那一天庆祝,就好像整个国家都在庆祝你的生日一样。

 

不过Steve认为就算他的生日不在那一天,Bucky也会牢牢记住这个日期的。

 

今年他就要度过16岁生日了,Bucky在好几个月前就神神秘秘而又有些骄傲地告诉Steve,今年这个生日他一定要和Steve一起去科尼岛玩一回。

 

“好吧。看来我们要早点准备了。”Steve这样回答着,无法控制地兴奋了起来。

 

那里有一个星际太空乐园,没有一个年轻人可以不被吸引,但他和Bucky都没有去过那里,他们总是太穷,忙着去填饱自己的肚子。科尼岛就像是他们入夜时才能去碰触的遐想。

 

不过他们的畅想并不只是关于玩乐,他们想,Steve以后会成为一位画家,画廊里挂满了他的画。他的身体也会越来越好。Bucky要开一家杂货店,卖很多很多有趣的东西,或者开一家冷饮店也不错,这样Steve和Bucky就可以每天都有冰淇淋吃了。

 

他们也许想得太遥远了,不过他们都理所当然地认为在他们的未来,Steve和Bucky永远不会分开。

 

美好的想象只是为了让生活不那么难过。在大萧条的时候,没有人的生活是容易的。Steve的妈妈只是一位护士,这位可怜的母亲拖着疲惫的身躯周转于医院与家中,她每天都得为了房租和Steve的身体伤透了脑筋。为了赚到更多的钱,她还得去结核区病房工作。

 

而Bucky则比他好的多,万幸他的父亲有一份稳定的工作,虽然挣得不多,而Barnes夫人是一位勤劳贤惠的女人,她总能用尽一切办法,将晚饭端上家里的餐桌,把Bucky和Rebecca养育得十分健康。Bucky也经常去码头上干些搬东西的活来补贴家用。也不知道他是怎样做才能在那群健壮的码头工之间分一杯羹,要知道那些街道上游荡的人没有一个不在虎视眈眈地寻找一份来钱的零工。

 

但也仅仅是好一些而已,他们,不,不仅仅是他们,这个时代的所有人都像是浮萍,在水面上迷茫地沉浮,不知命运的那阵风,把他们吹向何方。

 

不过起码在这个夏天,他们都还只是两个属于布鲁克林的男孩。他们各自都在为Steve将要到来的16岁兴奋着,这是1934年的夏天,大萧条刚结束,他们花了好几个月攒钱去科尼岛,好像一切都在好起来。

 

时间过得总是那样的快,Steve从床上睁开眼睛,他被外面的声音吵醒了,他知道今天是他的生日了。他从楼梯上爬下来,看见妈妈在厨房忙碌的背影。Sarah正在把外套往身上披,听见声响,她转过身来。

 

“Steve,我吵醒你了吗”

 

Steve摇摇头,不出他所料,妈妈今天依然要去值班,在国庆日这一天,在他生日这一天。

 

“我很抱歉Steve,今天我还得去上班,因为我们需要更多……”Sarah说到一半,似乎察觉不妥,她顿了下来没有继续。但是Steve知道,是钱。

 

“早饭我已经放在桌上了——”她抬头看了一眼钟,匆匆地想往外走,把手放在门把上的时候,她又好像想起来什么。转过身来。

 

“生日快乐,Steve。”Sarah用手捧住他的脸,紧紧地把额头贴在他的额头上。“我真高兴你又长大了一岁。”她仿佛是自言自语的喃喃道。

 

良久,她才放开了Steve,努力的对他笑了一下,“好了现在我真得走了。”

 

她又重复了一遍,“生日快乐,记得玩的开心。”

 

砰,门关上了。Steve静静地对着门站了一会,拿上他的早餐,也出门去了。

 

与此同时,Barnes家。

 

Rebecca好奇的看着Bucky对着镜子往头发上抹着发胶,她想了一会,大喊道,“James,你是不是要和Steve出去玩?”

 

Bucky诧异地看了她一眼,“你怎么知道?”

 

“我就是知道,你都不知道在家里说了多少遍今天是Steve的生日。那你们要去哪里?”

 

“科尼岛。”

 

“科尼岛!那个有太空乐园的地方!我也想去!”Rebecca昂起了她戴着蝴蝶结的脑袋,眼睛亮亮的盯着他。

 

Bucky刚想解释,他的妈妈就走了过来,抱起了Rebecca“James,Steve已经在外面等你了,让寿星在门外等你可是不礼貌的哦。”她几乎是调皮的使了个眼色让他快出去。

 

Steve确实在门外,于是Bucky大笑着跑过去,搂住了他的肩膀。

 

“生日快乐!Steve,你今天看起来真不错。”

 

Steve不由得嘴角上扬,“我觉得你看起来也很好。”

 

这时候,Barnes夫人抱着Rebecca也走了出来,她温柔地说,“生日快乐,Steve。”

 

“生日快乐!”Rebecca奶声奶气地重复了一遍,然后咯咯的笑了起来。

 

“好啦,你们该走了,玩的开心,男孩们。”Barnes夫人们替他们理了理衣领,向他们挥手。

 

Bucky吹了个口哨,夸张的敬了个礼“那我们走啦——Rebecca,我会替你好好看看科尼岛的!这样下次我们就可以一起去了。”


TBC

——————————————————————————

啊……本想做个周更选手自娱自乐,妹想到还是逃不过鸽子精本性

 


评论
热度(5)

© 弦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