蝴蝶飞向何方?

【盾冬】Take My Hand(下)

4

裹着Steve的坚冰被敲碎了,他们把他带到了21世纪。



21世纪的生活比他的那个年代要先进太多,如果他的时代是朦胧的印象派,那么21世纪就是元素繁杂的波普艺术。Steve并不是不能去适应,他甚至加入了复仇者,他的新伙伴们都是极其出色的人物,他十分欣赏他们,并且喜爱他们。



几乎所有人都在劝他move on,他也在想,是的我该这么做,我可以开始我的新生活。但是每当他走上大街时,他站在那,周围是24小时不间断放映着的电子屏,那些光怪陆离的色块裹挟着风暴向他冲来,全世界都在快速的旋转着,像是他刚醒来时冲到大街上,久违地感受到了呼吸不上来的感觉——他想到了曾经折磨他的哮喘,Bucky总会守在他的床前照顾他。



Bucky



这个单词在他的舌头上缱绻地滚动着,Steve不由得嘴角微微上扬,他想去叫这个名字,可他突然意识到,Bucky并不在,这个未完成的微笑凝滞在了他的脸上,可是Bucky去哪了呢?



Steve恐慌了起来,他想起来了,他没有抓住Bucky的手,Bucky掉下去了,而他从时间那偷走了70年的光阴,他不属于这个时代,这个时代也不属于他。和他有关系的人和物都早已被留在了过去,那时的鲜活,都成了一纸故事和定格的黑白照片,只剩下他了,一抹来自过去的游魂。


当年咆哮突击队的成员都已离世了,他也无意再打扰他们的后人。他的战友中,只剩Peggy还活着,但她已经很老了,她的身体并不好,Steve有时也会去看看她,在她意识清醒的时候,他们还能说得上几句话。或者他只是坐着,盯着墙上的某个点度过一个无言的下午。谁也不是Bucky,谁也不是他唯一深爱过的那个人,他有很多话想说,但是他说不出来,只是沉默。



他近乎固执地保留着过去的习惯,活成了他人眼里有些古板的形象。但Steve不在乎,他只是想要去抓住和他和过去的联系,他需要知道那个时代曾经属于他,尽管他明白,不管他抓住多少,都无法填补心中缺失的那一块,那里藏着他最炽热的爱恋。



直到战斗中,冬日战士的面具掉落在地,他用那双空无一物的灰绿色眼睛看向Steve。



他的Bucky回来了。



5

冬日战士安静的站在史密森尼博物馆的展板前,他规规矩矩把自己藏进灰色的套子里,他的铁胳膊也戴上了手套。资产对自己评估了一下,很好,他看起来完全可以马上隐入行色匆匆的纽约客之间。



他允许对自己提出疑问,为什么要去救那个掉进河里的男人?



他并不知道,没有人给资产下过这个指令,但是他就是这么做了,他应该去拉住他的手,那个带着盾的人不可以死。



他抬眼去审视那块展板,上面是关于他从河里捞起来的男人的介绍,那曾是他的目标,他们叫他美国队长。他想去反驳,那个人不叫美国队长,他有自己的名字,叫......他叫什么?



资产突然惊慌了起来,他应该记得的,可是他想不起来了,那些穿着白大褂的人用机器搅乱了他的脑子,他什么都想不起来。



“Bucky Barnes和Steven Rogers无论在校园里还是战场上都形影不离,Barnes是咆哮突击队中唯一一位为国捐躯的战士.......”

博物馆的介绍词及时解决了他的问题。



Steve Rogers,Steve Rogers,Steve Rogers。



资产把这个名字默念了三遍,这是目标的名字,他得好好记住。



还有Bucky,是了,那天目标就是这么叫他的,他叫着那个名字,还说了一大段话,那也许是他从前的名字,可是他感受到的只有陌生。正在放映的影像资料中,“他”和目标在说些什么,然后他们都笑了起来。



这不对,资产从来不会笑,他尝试着扯起嘴角,想要露出和上面的人一样的笑容,但他做不到。



于是他冷静的看完了一段段的影像,那上面当然是他的脸,但他对此毫无记忆,他看着他说话,嬉笑,就好像在看别人的故事。一切与他无关,他只是Winter,带着刺骨的寒风和黑暗的过去。



但他得知道些什么,他驻足了良久,终于决定给自己下了个指令。



6

Steve知道有人站在他的床边,他闭着眼睛,尽量放缓自己的呼吸,营造自己还在熟睡的假象,一边飞速思考着该如何准确给那人来一击。



“你醒了。”



传入耳膜的是一句沙哑低沉而不容置疑的声音,Steve条件反射地绷紧了肌肉,他从床上跳了起来,却撞入了那双藏匿在阴影里的眼睛,熟悉却也陌生。



“天啊——Bucky,是你,你来找我了。”Steve结结巴巴地说着,他好像丧失了语言的组织能力,他懊恼的想着。Steve深吸了一口气,压下砰砰跳动的心,不行,不能吓跑Bucky。



“呃,你想来这里坐会儿吗?”



Bucky不置可否,只是跟着他走向餐厅,他站在椅子边犹豫了一会儿,他并不习惯没有人对他下命令,但目标的意思是想让他坐下,所以他还是僵硬地坐下来,将脊背挺的笔直。



Steve小心翼翼的询问他,“你想来杯什么喝的吗?别害怕,我真的很高兴你过来找我,我的意思是——好吧,你看起来需要一点什么。”



Bucky依然没有说话,只是抬起头来一直盯着他,Steve和他对视了一会儿,最终以Steve移开视线结束,他受不了那种目光,Bucky看着他,就像从来不认识他。那一刻,他觉得自己的心在一遍一遍的被凌迟,每一道伤口都在渗着血。



为了掩饰自己的情绪,Steve转身去了厨房热了一杯牛奶,递到Bucky的手里,那曾经是他最爱喝的饮料。



Bucky毫不犹豫地一饮而尽,Steve看着他,他的头发长长了,却因没有好好打理而乱糟糟的贴在消瘦的脸颊上,黑眼圈浓重的让人无法忽视。他的形象和过去相差了太多,他根本不敢想象九头蛇对他的Bucky做了什么。


但那仍是Bucky,在他眼里,他还是那样的英俊,他的爱人有最动人的脸庞。



Bucky注意到Steve盯着他,局促不安了起来,他下意识的咬了咬下嘴唇,在他少的可怜的记忆中,他第一次在这里遇到Steve时,他用枪穿透了Steve的窗户,打中了他的目标。



“对不起。”他小声地说,“为了所有的事,我把你家的窗户弄坏了,还想要杀了你。”



Steve久久地凝视着Bucky,他不敢眨眼,他害怕这是他的一场梦,当他醒来时,他依旧一无所有。他几乎觉得某种温热的液体要从他的眼中涌出来了,鼻子在发酸,他想要说很多,但他最终没有说出口。



他只是毫不犹豫地扑过去,抱住了Bucky,把他锁在自己的怀里。他不知道Bucky会不会因此攻击他,他不在乎,也许剧烈的疼痛才能让他明白这不是幻觉,疼痛才能弥补他对Bucky的悔恨。他真的需要这个拥抱,他已经等了太久了,并且他知道Bucky也是。



在目标抱上来的时候,Bucky杀手的本能告诉他,应该攻击,但他硬生生的按捺住了自己的左手,他的心跳太快了,这个状态不对,他应该需要维修或者别的什么。



资产自检中,心跳过快,目标接触要害部位,危险程度:极高,击杀方式:放弃抵抗。



检测完毕



于是他尽力去放松自己,好让这个把头埋在他颈窝的男人抱的更舒服一些。



Steve终于肯抬起头来,他仍然没有松开手,好像怕一放开,Bucky就会消失一样。他的眼眶红红的,“不,你永远不需要对我感到抱歉,Buck。”



Bucky显得迷茫而又委屈,他不明白目标为什么会流眼泪。也许是他想起了自己的旧友,可他不知道怎么把曾经的那个人还给他。



“可是我不是他,我想不起来。”他嗫嚅着。



“你当然是,从来都是你,一直都是你,Bucky is Bucky。就算你一辈子想不起来也没关系,Because I’m with you till the end of the line。”



Steve指指Bucky的心脏,“不管你变成什么样,我总是能认出你,它会告诉我的。”



Bucky看起来不知所措,他想要逃开,他无法忍受那双蓝眼睛的注视,那让他感到无所遁形,他曾经所有的罪恶都被翻晒在阳光之下,却又被那种温暖所包容。不,这不是他应得的,他应该被冰冻在西伯利亚的冰雪之下,或者永远活在血腥的阴影里。他是苏联的幽灵,是一项有用的资产,足够锋利的刀刃,他不需要刀鞘,也没有人会疼惜他。他不知道该如何去应对,他不敢去触碰这样的美好,那也许会把他烫伤,或是融化。



但Steve没有给他逃脱的机会,他温柔而不容拒绝的抓住了Bucky的手,那只红星如血的冰冷机械左手,夺取了许多人的性命。但他把它缓慢贴紧自己的心脏,那里在鲜活而强劲的跳动。



*“Won’t you take my hand ? Don’t you know my heart beats for you?”

他们都知道,答案只有一个。


 

尾声

后来的后来,已经过了太久了,久到Bucky找回了总是那个嘴角弯弯的Barnes中士的记忆,久到他们都蓄起了胡须,每一次接吻都是可爱的毛茸茸的感觉,久到所有消失的人回到的亲人的身边。



尽管Bucky还有许多事情没有想起来,但他们还有无限的未来可以去创造。有人说,他们之间遭受了太多的分离与苦难,可是他们总是会穿越一切去牵住对方的手。



Steve和Bucky一起去看了大峡谷,在那里,Steve向Bucky求婚了。



在所有人的祝福下,他们举办了婚礼,用戒指套住了对方的一生。



婚礼上,Steve与他灰绿色眼睛的丈夫十指相扣,他笑着说,“Take my hand。”Bucky凑过来,给了他一个吻,“We will take each other’s hands。”他的眼睛里泛着快活又郑重的光。


————————————————————————————

*该句来自于韩国的一部同志电影《绝不后悔》的主题曲Life

take my hand也有终成眷属的意思

null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END


评论(3)
热度(17)

© 弦瑟 | Powered by LOFTER